專雜圓修 正助兼行 3

修行用功,固宜專精。然凡夫妄想紛飛,若不加經咒之助,或致悠忽懈怠。倘能如喪考妣,如救頭然之痛切。則於一行三昧,實為最善。若以悠忽當之,久或懈惰放廢,固不如兼持經咒為有把握。汝祈我決,我與汝說其所以,汝可自決。總之生死心切,誠敬肫zhūn摯,則專兼均可。否則專落悠忽,兼落紛繁。良以根本不真切,故致一切皆難得利益矣。

(文鈔三編 · 開示五則 · 陳景藩筆記)

修行用功,固然應該專修精純。然而凡夫妄想紛飛,如果不加以經咒的輔助,或導致悠忽懈怠。倘若能夠如同死去父母一樣,如搶救著火的頭髮一樣的痛切。那麼對於一行三昧,實在是最好的。如果以悠悠忽忽來修,久了或者懈惰放縱,就不如兼持經咒,更有把握。你請我決定,我對你說明其中的所以然,你可以自己決定。總之,生死心切,誠敬真摯懇切,那麼專修兼修都可以。否則,專修落在輕忽懈怠,兼修落入紛亂繁雜。實在因為,根本的生死心不真切,所以導致修習什麼,都很難得利益啊!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