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雜圓修 一門深入不廢餘門

學佛必須專以自了為事,然亦須隨分隨力以作功德。若大力量人,方能徹底放下,徹底提起。中下之人,以無一切作為,遂成懶惰懈怠。則自利也不認真,利人全置度外。流入楊子拔毛不肯利人之弊。故必須二法相輔而行,但專主於自利一邊。二林之語,亦不可誤會。誤會則得罪二林不小。二林之意,乃專主自利,非並隨分隨力教人修習淨土法門全廢也。利人一事,唯大菩薩方能擔荷。降此誰敢說此大話。中下之人,隨分隨力以行利人之事,乃方可合於修行自利之道。以修行法門,有六度萬行故。自未度脫,利人仍屬自利。但不可專在外邊事蹟上做。其於對治自心之煩惱習氣,置之不講,則由有外行,內功全荒。反因之生我慢,自以功利為德,則所損多矣。譬如吃飯,須有菜蔬佐助。亦如身體,必用衣冠莊嚴。何於長途修行了生死之道,但欲一門深入,而盡廢餘門也。一門深入盡廢餘門,唯打七時方可。平時若非菩薩再來,斷未有不成懈慢之弊者。以凡夫之心,常則生厭故也。天之生物,必須晴雨調停,寒暑更代,方能得其生成造化之實際。使常雨常晴,常寒常暑。則普天之下,了無一物矣。況吾儕chái心如猿猴,不以種種法對治。而欲彼安於一處,不妄奔馳者,甚難甚難。人當自諒其力,不可偏執一法,亦不可漫無統緒。以持戒念佛,求生西方為主。

(增廣文鈔 · 復周群錚居士書三)

【楊子】指楊朱。《孟子·盡心上》:“ 楊子取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”

【調停】協調和諧。

【更代】替換。

【統緒】頭緒;系統。

學佛必須專門以自我了脫作為大事,然而也必須隨分隨力來作功德。如果是大力量的人,才能夠徹底放下,徹底提起。中下等的人,因為沒有一切大的作為,於是就成為懶惰懈怠。那麼自利也不認真,利人完全置之度外。流入楊朱拔一毛,不肯利天下人的弊病。所以必須自利利他,這二法相互輔助而修行,但是要專門以自利這一邊為主。彭二林的話,也不可以誤會。誤會了,就得罪彭二林不小。彭二林的意思,是專門主修自利,不是一併連隨分隨力,教導他人修習淨土法門也完全廢棄啊!利益他人這件事,唯有大菩薩才能夠擔荷。大菩薩以下,誰敢說此大話。中下等的人,隨分隨力,來修行利益他人之事,才可以符合修行自利之道。因為修行法門,有六度萬行的緣故。自己沒有度脫,利益他人還是屬於自利。但是不可以專門在外邊事蹟上去做。而將對治自心的煩惱習氣,置之不管,那麼由於有外面的修行,而內心的功夫完全荒廢。反而因此生起我慢,自己將事功利益認為是德行,那麼損害就太多了!譬如吃飯,必須有蔬菜來幫助下飯。也如同身體,必須用衣冠來加以莊嚴。何況是長途修行,了生脫死之道,而只想要一門深入,完全廢棄其餘的行門呢?一門深入,盡廢其餘行門,唯在打七的時候,才可以。平時,如果不是菩薩再來人,斷然沒有不成為懈怠散慢之弊病的。因為凡夫的心,時間常久了就會生起厭煩的緣故啊!上天生育萬物,必須天晴下雨,調順和諧,寒冬夏暑,更替輪換,才能夠得其生成造化的實際。假使恆常下雨或者天晴,恆常寒冷或者暑熱。那麼普天之下,就空無一物了。何況我們這些人,心如猿猴,不以種種法來對治。而想要令這顆心安於一處,不要錯妄奔馳,太難太難。一個人應當自己體察自己的力量,不可以偏執在一個法上,也不可以散漫沒有一個頭緒。應以持戒念佛,求生西方作為主修。

發表留言